标王 热搜: 老班章  大益  普洱茶  古树茶  易武  生茶  普洱  古树  景迈  云南 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普洱茶 » 普洱茶人 » 正文

苏文新:“最美乡村医生”的景迈茶缘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5-11-05  来源:请上帝喝茶  作者:白马非马  浏览次数:0
核心提示:他出生于景迈山芒景一个令人尊重的家庭,爷爷在缅寺里苦修十多年,被授予“康朗”称号,是当地有名的文化人,曾做过芒景末代布朗族头人苏里亚的秘书,精通布朗族医术,对布朗族的历史文化有着深厚的造诣。
  见到苏文新,我又一次深刻认识到了什么叫使命。
 
  他出生于景迈山芒景一个令人尊重的家庭,爷爷在缅寺里苦修十多年,被授予“康朗”称号,是当地有名的文化人,曾做过芒景末代布朗族头人苏里亚的秘书,精通布朗族医术,对布朗族的历史文化有着深厚的造诣。而他自己从小就跟爷爷与苏里亚学习本民族的历史文化与草药知识,少年起就立志从医,17岁参加赤脚医生培训,系统掌握了中西医基础知识,在景迈山当起了全科医生。
 
  在那个贫穷、交通不便的年代,景迈山的老百姓不但穷得往往看不起病,而且到正规的乡镇卫生所要走好几个小时的路,遇见下雨路烂要花更多的时间,大家遇见急症、生孩子等事,往往会因耽误治疗导致生命危险,于是苏文新作为“最美乡村医生”的价值就体现出来了,他不但为大家解决了平常遇见的小病小灾,而且不管难产不难产都顺利地为产妇接生,还积极钻研医术治疗各种急症、难症,遇见掏不出钱的乡亲还主动倒贴医药费。最让人感动的是,其常年的薪酬才十几元一个月,直到2006年才拿一个月50元的工资,就在这样微薄的收入下他一干就是20多年,直到家庭负担太重,实在坚持不下去才出来做茶。这也是他这辈子的最大遗憾,因为对从医毕竟怀有深深的眷恋……
 
  苏文新,51岁,老赤脚医生,好学,精通中草医、西医,救了当地许多人的命,是景迈山的一个传奇。从1984年当赤脚医生算起,到2007年退出来做茶,他从医整整23年。他不但是位医生,还是布朗族文化的传承者,爷爷与苏里亚的言传身教,早在其幼年的心灵里播撒下种子,这也是他一辈子立志行医救人、传播民族传统文化,挖掘茶文化的原因。
 
  他熟悉景迈山的一草一木,对草药资源如数家珍,但让他担忧的是,随着深入开发,景迈山虽然是保护大自然的一个典范,但许多草药大面积减少也是不争的事实。对于传授布朗族草药与汉族草药知识,其实他很纠结,担心大面积传播会导致景迈山的药材资源被进一步破坏,但不传授的话,又担心失传,只好采取小范围的方式进行传授。
15.110501.webp
 
  他的外甥、长宝茶厂年轻一代的掌门人黄劲松,在景迈山老酒房的生态茶园里嫁接古茶树枝条的实验,以及在茶树里人工嫁接螃蟹脚的做法,打开了缠绕在他心头的结:我们不能总是向大自然索取,而要去积极创造,野生草药资源有限,要以保护为主,尽量不要去开发,但可以在生态茶园里人工种植草药,从而可以大规模开发景迈山的草药资源,让其造福人类。
 
  目前,景迈山的台地茶都经过了生态茶园改造,用模拟古茶树生长环境的种植管理模式进行间伐、放养与种植覆阴树,在若干年后将为景迈山留下成千上万亩最新的古茶园。而云南野生药材的人工种植,比如三七、石斛、重楼等已经从大棚种植,逐渐转向仿野生生长环境的林下种植。在生态茶园里种景迈当地的原生药材就是林下经济的一种深度开发,这也为苏文新丰富的医药知识找到了最新的出口,就像他当乡村医生造福景迈人一样,将造福更多的人。
 
  茶,从一开始就是健康的饮料,有着数千年的药用、食用与饮用的历史,是“药食同源”的绝好载体。在当今的大健康时代,许多茶企、茶人也在积极探索茶的大健康产业,开发保健茶、功能茶与养生茶,让传统茶在新时代发挥更大的作用。而对于景迈山富集资源的保护与开发,我们不但要恪守传统,更好积极创新。长宝茶厂作为景迈山在当代最早做普洱茶的本土企业,自1999年建厂起就不断创新,引领普洱茶、茶花、茶籽油、螃蟹脚等一系列景迈山新产品的开发潮流;如今又在新一代掌门人黄劲松的带领下拟开发景迈月光白、景迈乌龙茶、景迈晒红等一系列新品类。而苏文新跟长宝茶厂可以尝试合作,不但搞草药的林下种植,还可以研究景迈茶与草药的各种配方,研制景迈功能茶、养生茶、保健茶,开创景迈茶的大健康时代。
 
  听“最美乡村医生”聊天
 
  谈苏里亚
 
  我爷爷是苏里亚的秘书,而且还是亲戚。我小时候就经常跟着苏里亚,他人非常好,和蔼可亲,没有架子,听他讲了许多关于布朗族的文化与历史。他让大家不要忘本,要记住布朗族的历史,要爱护茶。他经常教我识别一些草药,怕失传,想让我们后辈传承下去。以前我们这里不通车,全靠走路,如果我们不懂中草药,生病了很麻烦。
 
  谈爷爷
 
  我爷爷在当地是个出色的文化人。他通过在寺庙学习获得“康朗”称号,名字也改成“康朗叭新”。“康朗“相当于先生的意思,从六七岁开始在缅寺学习经文,达到“康朗”的级别,要花七八年到十多年,因此整个芒景能称“康朗”的不多。
 
  我爷爷还是个草医,医术高明,经常帮人看病。当时疟疾多,患者脾脏肿大,他用草医方子来治(外用内服有好几个方子),效果不错,找的人多。布朗族经书里也有草药书,文革全部烧光,一本也没留下来。我爷爷写了一本书还在,我们看不懂,因为用古时候的傣文写的。以前爷爷教我的布朗族药方,现在中医还用得到,自己后来学中医,发现血藤、青蒿、山药都在中医里面用得多。
 
  我跟他学,加上苏里亚教的,我系统学习了草医,后来当赤脚医生。我学医是跟自己小时候病多有关,根本想不到能活到现在。先天不足,尽量靠后天补。
 
  谈当乡村医生
 
  1984年,糯福卫生所搞了个乡村医生培训班。认为自己最适合当医生,就报名去学,学了三个月的中西医结合治疗知识。那年我17岁,是班上最小的一个,回来当赤脚医生。到1989年开始称乡下的医生为乡村医生,归县卫生局管。靠财政补助、农民筹钱来发工资,一个月十五元,2006年拿50元一个月。
 
  合作医疗制度账目管得很严,收了病人的钱不能用,只能靠很低的工资维持生活,遇到困难户,我还要倒贴钱。在农村不是善良的人是做不好乡村医生的,这是实话。到2005年,景迈山的交通才改善,之前样样靠我:自己不但要做“全科医生”,管的自然村多,各种病都要看;而且每个月要报疫情,要接种疫苗,碰见父母可怜娃娃不让打,要做思想工作,因此工作非常繁重。
 
  做乡村医生要有高尚思想,为人民服务,但收入太低,坚持不下去。从医收入支撑不了家,我就退出来了。但对从医还是眷恋。
 
  谈草药资源与茶叶
 
  景迈山草药资源很好,但我不能传很多人,怕过度开发,只好小范围传,让它不失传。现在龙胆草、重楼等药材都越来越少,以前满山都是。以前采重楼要选老的、大的,现在没有挑选余地了。以前不懂的,现在来保护有点迟,这也不能怪国家和当地人,因为当年经济困难,只有开发换钱。
 
  感谢老天与先人给我们留下茶叶,感谢老祖宗留下聚宝盆。我们经济还得靠茶叶,无论茶价高低。景迈山无论布朗族、傣族都靠茶叶为生,要爱护茶。全国种茶地方很多,但像景迈山这样生态的很少。
 
关键词: 苏文新 景迈 茶园 药材
 
[ 普洱茶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

 
推荐图文
推荐普洱茶
点击排行
 
网站首页 | 使用协议 | 网站地图 | 排名推广 | 广告服务 | 积分换礼 | 网站留言 | RSS订阅
Powered by DESTOON